訪丹陽南朝刻石

訪丹陽南朝刻石

丹陽是南朝齊梁兩代君王的故里。南朝齊梁帝王在南京稱帝,死后大都葬在丹陽。丹陽南朝齊梁陵墓的刻石,代表了我國南北朝時期刻石藝術的最高水平。一直希望有機會來看一看,2017年4月,正是天朗氣清之時,我和華學誠教授作了一次丹陽之行。

丹陽南朝陵墓石刻,古書上早有記載?!赌淆R書》《梁書》,以及唐《元和郡縣圖志》、宋《太平寰宇記》、南宋陸游《入蜀記》、清代莫友芝《金石筆識》都記載了丹陽南朝陵墓刻石的情況。丹陽如今能確認的南朝陵墓刻石有11處,主要地點在陵口鎮蕭梁河兩岸、獅子灣、仙塘、前艾廟、金王陳村、爛石垅、三城巷、水經山村等地,其中有齊宣帝蕭承之的永安陵、齊景帝蕭道生的修安陵、齊武帝蕭賾的景安陵、齊明帝蕭鸞的興安陵、梁文帝蕭順之的建陵、梁武帝蕭衍的修陵等。我們選了幾處實地看看。

車子把我們帶到荊林鄉的三城巷,這里有梁文帝蕭順之的建陵。蕭順之沒有做過皇帝,公元502年,蕭衍稱帝后,追其父順之為文皇帝,廟號太祖。建陵坐西向東,陵前神道進口陳列有石獸、石礎、神道石柱、石龜趺座各一對,都為青石,石獸分別為天祿和麒麟,威嚴而有神采,兩翼上揚,連珠狀的裝飾作為獸脊,有典型的南朝風格。

神道石柱是建陵刻石的鮮明特色。同行的友人告訴我,國內現存的六朝陵墓華表有12處,只有梁文帝建陵一處是帝陵華表,華表與石獸,石礎和石龜趺四對八件的刻石群,也是現存數量和品種最多的。這里的神道柱有兩根,為瓦楞紋,柱上有隸書“太祖文皇帝之神道”8個字,此時的隸書沒有漢代的敦厚古樸,卻又有楷書的幾分姿媚,是南朝隸書的典型。石礎上圓下方是一對環狀的螭龍,口內銜珠,頭有雙角,石龜趺座。有意思的是,另一根柱上也刻有“太祖文皇帝之神道”,但字是反的,和另一柱對稱。左為正文,從右往左讀,右為反文,從左往右讀。這塊刻石讓我想起南朝時期梁代的其他石刻。清代同治年間,張肇岑在南京訪得南康簡王蕭績東南神道闕的刻石。蕭績死于梁大通三年,闕當在其后所立。此刻石和丹陽梁文帝建陵的神道石柱相似,東西兩闕文同,西闕文左行,東闕文右行且反書,與西闕完全對稱??涤袨椤稄V藝舟雙楫》中著錄過蕭績神道闕的這塊刻石,類似的反文還有《蕭景神道闕》。一次在南京開會,曾和華人德、白謙慎、劉濤等在南京郊外的田野里訪過這塊刻石,上面刻有“梁故侍中中撫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吳平忠侯蕭公之神道”共23個字,陰文,從右往左行,上面的書法用筆熟練,為南朝楷法,樸拙簡勁而透出新妍之美。這個正反刻石的品種,其他朝代很少見,一般刻官銜和謚號,相當于碑額和墓蓋上的文字。這里離茅山很近,在離開梁文帝蕭順之建陵的車上,我即興作了一首七言絕句記之:

奇峰送翠作云帆,

萬頃青波碧水間。

煙雨樓臺觀石刻,

南朝舊夢到茅山。

我們又來到丹北鎮胡橋北獅子灣的齊宣帝蕭承之永安陵、仙塘灣的齊景帝蕭道生修安陵、云陽街道荊林三城巷的齊明帝蕭鸞興安陵、田家村的齊武帝蕭賾景安陵轉了一下,風格和建陵相似,都是典型的南朝刻法。這些刻石造型繁復,和漢代的簡古不同。雕刻中的圓雕、浮雕和線雕相結合,增加了幾分華貴和裝飾??上У氖?,我們只是匆匆瀏覽,未能細細體味其中的妙處。

印象較深的還有這里劉家村梁武帝蕭衍的修陵刻石。修陵是梁武帝及郗后的合葬陵寢。作為梁代的開國皇帝,在位48年,去世時86歲高齡。陵前僅存天祿一只,但十分完整。這塊刻石刀法純熟,長高都有3米多,光頸部就有一人高,遠看如一只高傲的猛獸,在大地上雍容前行,十分雄偉和華美。

梁武帝蕭衍不僅是文學史上的名家,也是書法史上的重要人物。他曾指使御府搜集法書庋藏,提倡學鐘繇,同時珍愛“二王”,對王羲之評價極高。在他的《古今書人優劣評》中,稱“王羲之書字勢雄逸,如龍跳天門,虎臥鳳闕,故歷代寶之,永以為訓”。梁武帝和附近句容的茅山道士陶弘景交往密切,陶弘景作《與梁武帝論書啟》,與梁武帝討論鐘王書法,一時傳為美談,也在漢魏南朝書論史上留下重重的一筆。

很多地方還沒來得及細細揣摩,天色已經暗下來。在回來的路上,頭腦中不斷涌現出丹陽南朝神獸刻石威嚴、華美和裝飾的形象,其圓雕的小辟邪、銜珠雙螭、浮雕中的蓮瓣紋、龍紋、繩辮紋、線刻龍鳳紋、花草紋和獨特的南朝書法銘刻書體刻法,都體現了南朝刻石的杰出成就。這些不朽的作品是什么人做的,歷史并沒有記錄下來。這讓我想起南朝劉宋時期著名畫家陸探微。謝赫在《畫品》中稱他“窮理盡性,事絕言象。包前孕后,古今獨立”。陸探微運用草書的體勢,形成了“一筆畫”的筆法,古人評其“精利潤媚”“新奇妙絕”,其畫“動與神會”“筆跡勁利如錐刀”,這不正是丹陽南朝刻石的風格特征嗎?這些神獸刻石的創造者,不正是和陸探微一樣的偉大而不知道名字的藝術家創造的嗎?